Tag Archives: 隨性而活

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隨性而活 富可爲-第124章 篝火晚會看書

隨性而活
小說推薦隨性而活随性而活
院中的篝火已经点燃,大厨等人也在烤羊,有人还拿出了音响,放上了歌曲。所有的住客都被邀请参加这次篝火晚会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气氛非常愉快。
“怎么还没回来呢,大伟,你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吧!?”银铃看就差于抱槐一个人,催促刘世伟问问。
“不用打了,估计快了,刚才被交警拦下来了!他开车慢,稍微等一会儿吧。”刘世伟回答道。
台南 婦科
“回来了!”关自在向门口看去,银铃的那辆甲壳虫缓缓地行驶进来。大家都围了上去。
于抱槐把车停稳以后,从车上走了下来,林娜也从副驾驶上下来。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,“HI,大家好!我是林娜。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众人眼前一亮,没想到本人比照片要漂亮许多。纷纷表示欢迎。
“这位是刘世伟,关自在,张云峰,银铃姐,还有闫九妮。”于抱槐把大家介绍给林娜,林娜很有礼貌地纷纷点头。
“开始吧?就等你们两个了。”银铃问道。
于抱槐点了点头,然后抱歉地说到“真是对不起啊,我开车慢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这时候,银铃走到院中央,拍了拍手,员工将音响关闭,大家也都识时务地安静了下来,知道老板要发言了。
“大家好!我是银铃,是这家民宿的老板,想必大家都认识我。今天把大家请来,没有别的意思,既然大家能在这相聚,那就是缘分。过了今天我就不是这儿的老板了,我把店已经转给我的员工们了,希望你们下次路过康定,还能记起我,记起这家民宿!”银铃讲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似乎还是有些不舍。
假面骑士Spirits
“漂亮老板,挺好的生意为什么不干了呢?”人群中有人发出疑问。
“呵呵,因为我找到了新的方向,遇见了喜欢的人。我也要为爱情奋不顾身一次!”银铃说完以后,看了看刘世伟,刘世伟心中自然是无比激动。
“好了,话不多说。篝火晚会正式开始,所有的东西全部免费!大家唱起来!跳起来吧!”银铃大声喊到,人群中爆发出激烈的掌声,音乐也适时地响起。
银铃讲完话以后,来到刘世伟身边,刘世伟搂着她的腰,当着大家的面狠狠地亲吻了她一下,人群再次爆发出呐喊声。
所有的人也不再犹豫,并没有因为彼此陌生而显得拘束,很快,大家就围成了一个圈,围着中间的篝火跳起了舞。
圆圈舞跳了大概半个小时,有的人累了,去旁边休息了,有的人拿起话筒,开始唱起了歌。
刘世伟他们这一拨人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,大厨把食物和酒水端了上来。
刘世伟作为团队领袖,自然要发言。端起酒杯,叫大家“来!咱们一起喝一个吧?第一呢,欢迎抱团的未婚妻来到咱们这个团队!第二呢,就祝咱们明天旅途顺利吧!”
“大伟,你别喝酒了,今天输液来呢!”银铃在旁边拽了一下刘世伟的衣角,提醒了一下。
“没关系,我问医生来,输的不是头孢,可以适当地喝一些酒!”刘世伟笑着对银铃说道。
银铃一听他这么说,也不再阻拦,陪着他一起站了起来,端起了酒杯。
剩下的人自然不用多说,就连新来的林娜,都倒上了酒,高兴地说到“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!”林娜并没有因为刘世伟叫她是于抱槐的未婚妻而感到尴尬,看上去还很自然。
“大伟,你别乱说啊,什么未婚妻啊。我和林娜是发小。”倒是于抱槐觉得有些尴尬,连忙纠正道。
“唉?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!人家林娜配你不是绰绰有余,大老远的跑来找你,你还拿捏上了呢!不行!你必须喝两杯!再给他满上一杯!”刘世伟瞪着眼睛看向于抱槐,示意坐在他旁边的张云峰再给他满上一杯酒,张云峰自然照做。
“来!干了!”刘世伟大声说道。
大家一饮而尽,于抱槐听话地喝了两杯酒。
“哇!这酒好辣啊!是什么酒啊?”林娜喝完以后,被呛得一直吐舌头。
于抱槐递给她一瓶矿泉水,然后说“这酒没什么度数,米酒。不辣啊,可能是你不太习惯吧。”
林娜接过矿泉水以后,连忙喝了两口。情况才算有些好转。
“咱们的队伍是越来越强大了,出来的时候是三个人,现在已经是七个人了。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,哈哈。”刘世伟说到。
张云峰也跟着笑了起来,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,当初哥三个决定出来旅行也是无心之举,没想到,走到一半的路程,队伍已经增加到七个人了,再这么走下去,估计得雇个通勤车了。
“大伟,你那车怎么改的啊?这么多人能坐下来吗?”关自在问。
“放心!绝对没问题,我让改车厂把后备箱加上两个座位,车顶上定做行李架,虽然有些拥挤,但肯定能坐得下。这个车要不是租来的,说什么也把它卖了,换个商务车。”刘世伟拍着胸脯说到。
“你们接下来要去哪儿啊?我能跟着你们一起去吗?”林娜小声问于抱槐,但是大家都听到了。
还没等于抱槐说话,刘世伟抢先说到“当然啊!算上你正好七个人吗!一起去玩儿呗!你不会来见于抱槐就是单纯的为了相亲吧?哈哈!”刘世伟半开玩笑说到。
“哪有!就是出来走走!过些日子还要出国的。”林娜狡辩道。但是脸有些微红,可能是因为喝酒的关系,也可能被刘世伟说得有些害羞了,毕竟一个姑娘家家,不远千里来相亲,确实有些不好听。
“好啦!大伟,你就别调理人家了!”银铃轻轻地掐了一下刘世伟。
“哈哈!我老婆不让说了!我闭嘴了!抱歉!你照顾好你未婚妻啊!”刘世伟又嘱咐了一句。于抱槐白了他一眼。
这个篝火晚会进行得很圆满,所有人都喝多了。刘世伟他们这桌更是焦点,客人也都过来敬酒,祝福他和银铃白头到老。那些员工也来敬酒,说些什么舍不得银铃走的话,结果把银铃都说哭了。
散场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了,总之整个民宿基本就没什么清醒的人了。